2018年4月15日 星期日

洪以南退一步換取什麼?

我的曾祖洪以南秀才,生於1871年。

成長過程剛好是台北府(1876)概念出現到執行。

 

台北府的府城所在位置至少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都是他祖父經營的洪合益商號所有。

 

1884年,洪合益的主要經營者,他的父親洪輝東過世,也是清法戰爭(1884-1885)發生期間,劉銘傳來台灣佈防時期。

台北府城牆剛完成的時候。

在這之前,洪輝東代表洪合益家族,捐贈土地銀兩,興建台北府最早的官用建築物於城內,也就是考棚。

後來又與其他艋舺仕紳增建淡水縣衙門也就是後來的明道書院。

 

劉銘傳1884年來台所居住之處,而隔鄰就是洪騰雲宅。

洪以南排行第三,大哥(龍光)早逝,後來接手的二哥文光,在1895年前後,代表洪合益商號協助募款興建登瀛書院西學堂番學堂並監工。

1895年與陳儒林等一起擔任台灣民主國參議員,沒有離開。

此時排行第三的洪以南陪著騰雲回泉州,隔年考中泉州秀才。日本1895年即藉著防疫名義,徵收台北城內所有田地,洪文光抑鬱而於1903年過世。

 

洪以南接手之後,開始與日本總督的官司,好不容易討回洪騰雲宅這一小部分被占住的住宅(公保大樓 青島 公園路口)。

 

忍下一口氣,退一步,與總督府合作來換取漢文文化的存續,也擔任瀛社首任社長。

退一步

換取洪騰雲宅 --瀛社第一次例會所在的逸園。

換得日本官員一度擔任學務課長的木村匡友

 情,培養洪長庚成東京帝大醫學博士,證明台灣人不輸日本人, 生物學上(後藤掛嘴巴的名詞)。

成立漢文媒體以及瀛社,當然也是互惠的以培養台灣人才做為大東亞的基礎人才,這些都是

退一步的海闊天高。

武力是國與國 集團與集團之間的事 ,經驗告訴我們這是兩敗俱傷漁翁得利的事。

也許大家都退一步,台灣未來也是海闊天高。

 

 

被割讓的文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